Fire Robin

SORRY与THANKS【致关注的宝贝们,有些啰嗦,请求耐心读完,可以嘛?(๑•́ω•̀๑)】

怎么说呢?
真的很感谢各位亲亲宝贝们,各位大大太太们的关注与评价!
感谢你们!
要知道,你们的每一颗红心,蓝手都是对我最大的鼓励,你们的每一个留言对我来说都是最甜蜜的珍藏。
你们的耐心,你们的支持,让我深深迷恋上了乐乎,爱上了写作。
如今,我拥有一个好消息想与大家分享,就是我马上就要去往长春学习艺术了,可能将有一段的时间里可以大量的写下自己的脑洞,【希望你们能喜欢,我打算大量更新THE SUN与INTERGROWTH系列,如果你们愿意看的话~(^з^)-☆那将会是我最大的荣幸。】
可是紧随而来也有一个不太方便的消息就是……我打算弃号,因为乐乎无法改用户名,而且我打算认真经营我的帐号啦,所以,十分的抱歉,这个ID将可能不会在活跃了【就像你活跃过似的╮(﹀_﹀)╭】因为当初建这个ID只是为了看大大太太们的文而已,根本没想过我也会发文,并真的会被关注【所以真的很感谢你们的支持!】我会建立一个新的ID,而且我会先把我以写过的文重新用新ID再发一遍,所以这可能会给打算重新关注我的新的ID的亲亲宝贝们带来不便≥﹏≤【会有人关注我的新ID的对吧⊙︿⊙】为此而感到万分的抱歉(T ^ T)
如果,有亲亲宝贝愿意再重新关注我一遍的话,【那会令我感动到哭泣的】那么

我的新ID号;
燃血的对枪

【欢迎你们,么么哒(๑• . •๑)@】

(ASC)INTERGROWTH
〈现代AU全员向〉【主connerXaveline】
【警告,本文主connerXaveline,
副connerXarno,arnoXaveline,
只是调情,无肉。只点火,不开车。】
PS:
背景设定:
兄弟会是个黑帮团伙,像圣骑,黑旗,黑鸦帮等都是分别由haytham,Edward,Jacob等领导的兄弟会的分支,兄弟会的创始人是altair,所以altair是所有人的老大。
本坑的设定是所有人都只是二十来岁,并且大家都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
除了是黑帮老大之外,大家在明地里还是一个非常火的明星团体,所以可能还会出现一些好歌推荐的即视感,
但本文与这些都无关,本宝宝只是想用一个设定,一个背景把所有cp的打情骂俏的撩人日常都写出来而已,
所以,
【警告】
本文恐怕不仅会ooc还会玛丽苏,而且还是严重的那种,所以,
慎点!
慎点!
慎点!
慎点!
慎点!
【重要的话说五遍,如果你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并再三确定了这篇所写的是你所萌的cp,cp在题目上和题目下都有有标明。】

(ASC)INTERGROWTH 〈现代AU全员向〉【主haythamXEzio】

【警告,本文主haythamXEzio,
副haythamXEdward,ezioXAltair,
只是调情,无肉。只点火,不开车。】
PS:
背景设定:
兄弟会是个黑帮团伙,像圣骑,黑旗,黑鸦帮等都是分别由haytham,Edward,Jacob等领导的兄弟会的分支,兄弟会的创始人是altair,所以altair是所有人的老大。
本坑的设定是所有人都只是二十来岁,并且大家都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
除了是黑帮老大之外,大家在明地里还是一个非常火的明星团体,所以可能还会出现一些好歌推荐的即视感,但本文与这些都无关,本宝宝只是想用一个设定,一个背景把所有cp的打情骂俏的撩人日常都写出来而已,所以,
【警告】本文恐怕不仅会ooc还会玛丽苏,而且还是严重的那种,所以,
慎点!
慎点!
慎点!
慎点!
慎点!
【重要的话说五遍,如果你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并再三确定了这篇所写的是你所萌的cp,cp在题目上和题目下都有有标明。】
那么下面……

正文:
“嘿!”后腰狠狠磕在洗手池上的痛楚令ezio皱着眉头抱怨了一声,然后下一秒就被haytham咬住了嘴角。
“生气了?”ezio舔舐了一下被haytham吮吸的红肿的唇,风骚的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口气里的笑意明显的让人不爽。
haytham没有回他,只是前倾了身子,将他困在了自已与洗手池之间,然后再次吻上了他那微挑的红唇。
直到ezio因为快要窒息而狠跺了haytham的脚,haytham才舔着唇放开了ezio。
“这么欲求不满,怎么最近除了我都没有人爱你了?”ezio捂着嘴半恼怒半调笑的瞪视着依旧板着一张木头脸的haytham。
“闭嘴。”haytham总算是回了一句话。然后无视了ezio略有不爽的瞪视,伸手直接解开了ezio的腰带。
“等等。”ezio抓住了haytham微凉的手“在这里?”
“怎么?怕了。”haytham看着有些紧张的ezio带有讽刺意味的轻笑了一声。
被嘲笑的ezio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竟松开了自己紧抓对方的手,转变为了一副慵懒的样子倚在了洗手池上,“哈,你要是这么想的话,也就太小看我了吧!”
ezio微微歪了歪脑袋,纤长有力的腿轻挑的缠上了haytham的腰,一脸的挑衅,仿佛丝毫不介意他们现在是在自己公司的公厕里,而且还不是在隔间里。
haytham看着一副玩得很开的ezio无奈的低叹了口气。
“你可真是……”
“是什么?”ezio诱惑的舔了下唇。
haytham双手托住了ezio的屁股,施力将他抱起“你想要怎么解决这事?”
“放过我,然后让我要到那个新来的美女经纪人的电话号?”ezio歪着头顺势抱住了haytham的脖子。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对吧?”haytham眯起了眼睛。
ezio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还是这么爱吃醋,你当初是怎么同意加入我们的来着,babyboy?”
haytham抱着笑得直颤的ezio撞进了隔间,将ezio转身顶在了门上
“最好停下你这可笑的笑声,歌姬,别太看得起自己,如果不是不愿违背父亲的意愿,也不愿就此放下父亲,我根本不会加入你们!”
“……那你可真是把我搞糊涂了。”ezio伸手顶住了haytham向前探的肩膀,将他推离了一点,顺势把腿从haytham的腰上放了下来“那你这离不开爸爸的小婴儿现在一身醋味的把我以这样的姿势堵在厕所里,也是出于Edward的意愿嘛?”
ezio轻笑着挺胯重重的撞上了haytham的,引起了两者的喘息“明明硬了,你在撒什么谎呢?”ezio环住了haytham的肩膀,磨蹭着,带着两者呼吸越发的灼热急促起来。
“恩,或许是因为虽然比不上父亲,但你们也还算是上品,最起码,用来解决情欲的话,你们总比手好用一些。”
“我真是一点也不吃惊你会说出这样的话!”ezio仰头长叹了一声“Edward跟你做爱时不会塞上你的嘴吗?哦,那一定要提醒我记得下次塞上你的嘴,真的,就因为你这句话我没开玩笑。”
这回轮到haytham大笑了,尽管还是习惯的带有着恶意,但还是诚心了一些,ezio能听出来。
哦~这就是他们的haytham……
ezio半仰着头由着haytham快速的脱下了他们的裤子。
haytham的话和他的笑声一样,永远都是半真半假的,他从不开玩笑,但他们就是乐意把他的话当玩笑听。就像ezio知道如果真有机会,如果不是忌惮于老大的兄弟会,haytham是真的会带着Edward离开这里,哪怕用绑的,他做的出来,他就是这样的人,但这也只是因为他现在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而已。
当被用力贯穿的那一刻,ezio狠狠的咬住了haytham的肩膀。
“你属狗的?”haytham轻笑了一声。
“光我痛多不公平。”ezio磨了磨牙后才松开了嘴。
haytham是爱着我们的,就像我们爱着他一样。
ezio看着自己留下的牙印,在那中央有一狰狞的伤疤,那是一颗本应打进自己心脏里的子弹留下的。
只是他不愿承认而已。
“吻我。”ezio拽着haytham的头发让他看着自己,haytham没有犹豫的吻了上去。
就像我一样。
ezio享受着haytham火辣的吻技。
如果不是老大太过执着,自己又何曾不想动用兄弟会把这些后加入的家伙们全部杀掉,好让altair的眼里只有自己?
但或许这就是自己强于haytham的一点吧,自己并没有那么执着,自己更能接受自己的改变,爱上就是爱上了,从不会自欺欺人,多情又怎样,人类的本性如此,但他们可以忠诚,忠诚于多个人,就像老大所想要的那样,他们会忠诚于彼此,而这也是自己对老大的忠诚……
“为什么哭了?”haytham动作慢了下来。
“别停下……”
“爽哭的?”
“口塞,真的,你绝对需要这个。”ezio不爽的锤了一下haytham的胸口。
haytham勾起嘴角狠狠地顶了进去,逼出了ezio的一声哭叫。
“操你的!”ezio流出了更多的眼泪。
“你怎么会爱上他?”haytham在他的耳边问到。
“那你呐……你又怎么……会,会爱上他?”ezio抬起来一只手盖住了眼睛。
“或许我错了。”
“恩?”ezio放下手抱住了haytham的头。
“我爱上了你们。但你们依旧替代不了Edward。”
“看来我们是一样的。”
“不,别把我与你们混为一谈,ezio,你知道的,有一天我会杀了altair的,哪怕我确实同样爱上了他。”
“哼,如果你真是这样想的……那就,就别否定我了,因为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我也绝对会杀了你……哪怕我是真的爱上了你。”
ezio闭上了眼睛迎来了高潮。
“但我相信,你不会有这么一天的。因为,altair是有本事让所有人都更爱他的,诚实点吧,孩子,Edward对你来说确实是无可替代的,但到关键时刻,相信我,你会发现的,不知不觉我们在你心中也已变成不可或缺的哪一部分了,无论你怎么否认,别皱眉头,就算你真做了,我真的一点也不怀疑,但你也绝对会后悔,而我更不怀疑这个。”
haytham没有回答,他也迎来了顶点,然后他放下了ezio,他们倚着彼此共同度过了余韵。
再然后,他推开了他,他们尽可能快速的收拾好了自己。
haytham推开了门,先走了出去,却在门口处停顿了一下“别在让我看见你再去勾搭除我们之外的其他人了,ezio。”他警告到。
正在提裤子的ezio闻言挑起了眉毛,haytham并没有看到,因为他丢下这话后就离开了这里。
“真不可爱。”ezio撸了一把头发,吹了一声口哨,“conner是怎么忍得了这个的,要我就一斧头劈过去了,还管他叫爸爸?kenway家真是难以理喻。”
就是吃醋了!ezio好心情的系好了腰带。

﹊﹊﹊﹊﹊﹊﹊﹊﹊﹊﹊﹊﹊﹊﹊﹊﹊﹊﹊﹊﹊﹊﹊﹊
好久没见了,真是抱歉啊……不过反正也没人看吧(尴尬)
因为学业忙外加懒癌晚期,所以一直未动笔,直到发现还是有可爱的dear给我点赞的,关注的,所以就决定还是拿起笔好了,尽管写的很雷,很ooc,但真的很谢谢那些点赞写评论,关注我甚至推荐我的亲亲宝贝们,你们真的是我的天使,给了我动力,虽然我并没有挨个回复,但我真的都看到了你们的鼓励或建议,再次感谢你们,真的很爱你们,谢谢!尽管可能下次更新还会很慢,这很对不起,但我会尽量,只要有人看,有人喜欢,只要能被接受。(还会有人看到这吗?笑)
废话有些多了,但重要的话要说五遍!所以;
谢谢点进来看文的小伙伴,
谢谢点赞关注表扬或批评我的dear们,
我真的很爱你们!

(最后的最后,支持我再次更文的动力还有一个是,最近真的是被一个不可描述的雷文给雷到了【你真有资格说别人?你自己好在那里?( ー̀дー́ )】所以,各位大大太太们,一起来加油更粮,把她从上面踩下去好不好,好还大家一个美好的刺客世界,真的不想一打开刺客信条tag,看见的第一个就是她了,伤不起啊……【再说一遍,你真有资格说她?别开玩笑了ԅ(¯ㅂ¯ԅ)】)

觉得很符合roth的感觉所以就推荐一下咯~( ̄▽ ̄~)~

(ASC)INTERGROWTH
〈现代AU全员向〉【主RothXShay】

【警告,本文主RothXShay,副shayXEdward,RothXEdward,只是调情,无肉。只点火,不开车。】

(ASC)INTERGROWTH 〈现代AU全员向〉【主JacobXaltair】

【警告,本文主JacobXaltair,副evieXJacob,altairXevie,只是调情,无肉。只点火,不开车。】
PS:
背景设定:
兄弟会是个黑帮团伙,像圣骑,黑旗,黑鸦帮等都是分别由haytham,Edward,Jacob等领导的兄弟会的分支,兄弟会的创始人是altair,所以altair是所有人的老大。
本坑的设定是所有人都只是二十来岁,并且大家都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
除了是黑帮老大之外,大家在明地里还是一个非常火的明星团体,所以可能还会出现一些好歌推荐的即视感,但本文与这些都无关,本宝宝只是想用一个设定,一个背景把所有cp的打情骂俏的撩人日常都写出来而已,所以,
【警告】本文恐怕不仅会ooc还会玛丽苏,而且还是严重的那种,所以, 慎点! 慎点! 慎点! 慎点! 慎点!
【重要的话说五遍,如果你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并再三确定了这篇所写的是你所萌的cp,cp在题目上和题目下都有有标明。】
那么下面……

正文:

当门被大力的踹开的那一瞬间,altair就摸出了他那一直藏在枕下的手枪,毫不犹豫的想都不想的直接冲门射了一发子弹。
“认真的嘛?altair,在我们欢度了一个如此美好的夜晚之后,冲我开枪就是你所能想到的最好的问早安的方式了?哦~你可真浪漫~~”Jacob半倚在门框上,坏笑着看着只能趴在床上动弹不得无奈叹气的altair,对自己脑袋边上的子弹孔视而不见。
“过来。”altair哑着嗓子命令到,脸埋在枕头里抬都没抬一下。
“什么?”Jacob挑起了一边的眉毛,看着altair还没放下的,也就是还在直直的指着自己的枪口开了口“你确定我过去后不会被你灭口吗?鉴于你现在看起来火气很大啊。”
哈,你还知道。altair发出了一声轻笑,侧过头看向了不管是什么场合都是一脸邪恶笑容的Jacob,极具诱惑性的伸出舌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角,然后再次开了口“过来,Jacob,你最好别让我重复第三遍。”
“好吧好吧!”Jacob妥协地举起了双手,“我猜我再不过去的话,你就会用你手里的那把我送你的枪射我一脸了是不?”Jacob说着,然后咬住了唇坏笑了一下“实际上,我是否可以小小的期待一下,你一会儿会换上另一把枪,然后射我一脸?这我可是毫不介意的。”
“或许吧。”altair微微皱着眉头撑起了身子,转身坐在了床边,滑落的被子只是堪堪的遮住了他的腿间,可很明显altair并没有拉一下被子的意思,于是他那布有大小伤疤的,结实的却又纤长的,并交错着激烈的鲜艳的爱痕的身体就那么展现在了空气之中,但如果可以无视掉他肩膀上的雪白到刺眼的绷带的话,或许还会更完美一点。
“你在,勾引我?”Jacob歪了歪脑袋,轻笑了一声。
“或许吧……”altair学他的样子也歪了歪脑袋,然后微微眯起了双眼。
被挑逗了也被挑衅了的Jacob深吸了一口气,他抿了抿嘴,然后扯开了衣领“好吧,就让他们再等一等好了。”他说着,然后一个箭步冲到了床前,右手直接掐向了altair的脖子,试图将他按倒在床褥里,却没想到被早有准备的altair反擒住了手腕,略微震惊的Jacob看向了altair透露着不善的眼睛,不住的哀嚎了一声。
这可是altair要反抗的节奏啊!
“altair,你知道我现在是绝对不可能让你在上面的对吧!”Jacob严肃的看向了altair。
“为什么?”altair用另一只手拽住了Jacob敞开的领口,将他拉近在了眼前。
“嘿!你可受伤了还记得吗?”Jacob皱着眉头按了按altair裹着绷带的左肩膀,引得altair停顿了半秒的呼吸,然后目光变得更为不善。但Jacob无视了他“所以,按照老规矩,你应该乖乖的躺在底下好好享受的,不是吗?”
“呵,那不如我们说清楚好了,Jacob,我这伤是因为谁才受的啊?”altair的温热的呼吸喷洒在Jacob的脸上,令Jacob忍不住加快了呼吸。
“好吧,因为我。但我以为我已经道过谦,并已经做出了补偿。嘿!一次完美的性爱!难道昨晚我还没满足你吗?”Jacob坏笑了一下,没被限制住的手不怀好意的轻轻刮蹭了一下altair还在红肿的乳首, 然后下一秒他的腹部就遭受到了重重的一击,来自altair膝部的冲撞。
“嘿!我是不是还应该庆幸一下我还没吃早点?”Jacob有些面目扭曲的瞪向终于露出一丝真正愉悦意味的笑容的altair。
“不,你该庆幸的是,我还没下狠手。” Jacob皱了皱眉头,刚想在讽刺的回上几句,却在下一秒就被altair含住了双唇。
这个吻并不令人舒服,如果不是自己的舌头和嘴唇还在,并且自己并没有尝到血腥味,Jacob都要怀疑altair是打算吃了他了。
“唔……嘶!……你就不能……轻点吗?”被咬得生疼的Jacob不住的倒抽着冷气抱怨到,可却丝毫没有要推开altair施虐的唇舌的意思,还在试着比个高低般的迎合,这种仿佛在较劲的举动,没想到反而逗笑了altair。
他大笑着终结了这个吻,然后撸了一把Jacob还未打上发胶的前额发,亲了亲他的额头。
“下次在这么鲁莽的话……”altair威胁似的点了点Jacob红肿湿润的唇。
“怎样?将我吻到窒息吗,亲爱的?”Jacob舔舐了一下唇连带着altair的指尖,孩子般的一笑。
“不,我会把你扔给evie。”altair松开了Jacob,并将他推离了自己。
“额……”Jacob想象了一下,然后打了个冷战。不,死也不要!上次帮派战争不小心负伤了后,evie对他使用的手段,让他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胯下微痛啊。所以,不谢谢!不怕死和不要命绝对不是画等号好吧!
“你真的不能直接将我吻到窒息吗?”
“我可不觉得那对你来说是种惩罚啊,Jacob~”感觉到有人的Jacob与altair一起回头。
在看清来人之后,气氛静止了两秒钟,直到altair发出了一连串的幸灾乐祸还加着怜悯同情的笑声,才打破了这种尴尬。
“E,Evie,你你回来了啊,啥时候回来的?咋不告诉我呢,我好去车站接你啊,啊哈哈哈哈……”Jacob讪讪一笑,回身,手速非常的捞起了被子糊住了altair,试图在evie发现之前遮住altair的伤,顺便打断了他那恼人的大笑。但很可惜,之前在Jacob还处于震惊之中的那两秒里,所有的一切,就都已落入evie的眼里了。
于是,Jacob这种马后炮的做法,除了成功的赢来了两人的白眼外,毫无其他作用。
“altair,你受伤了?……又是因为Jacob是吧!”evie担忧的询问着正在被里挣扎的altair,然后阴森森的瞪了一眼站在一旁正在扶额一脸我死定了的Jacob。
“是啊,除了他还能有谁会让我这么头疼啊。”altair从被里探出了脑袋,邪恶的瞄了一眼快要哭出来的Jacob,送给他了一个好走不送的眼神。
“altair……evie~”
“你知道这是没用的,对吧。”evie一脸严肃的看着还在试图谈判的Jacob。
“OK,OK。你们赢了。这个月的家务活都我包了好吧。”Jacob举起了双手,一副任人处置的样子,还做了个鬼脸。惹得altair和evie都忍不住的对视无奈一笑,就像在面对一个淘气的孩子那样。
“好了,我上来其实是来叫你们下去吃早饭的。鉴于Jacob上来了已经快半个小时,你却依旧赤裸着身子。”evie拽过了搭在一旁椅子上的裤子,半蹲下来帮altair穿上,“不过来帮忙吗?我亲爱的弟弟?”
“来了。”Jacob打开衣柜翻出来一件与自己身上同款的皮衣,然后走向了已经下床的altair,“evie,你是今早才回来的吗?”小心的熟练的给他套好了衣服。 “恩。”evie微低着头一边给altair系着皮带,一边应和着自己的弟弟。
“幸苦了。”altair在皮带扣发出了轻响后伸手抬起来evie的下巴,吻了一下她的唇角。
“ezio把你教的不错嘛。”被吻了evie微微一愣后摸着嘴角打趣道。
“只是觉得偶尔这样也不错”altair不可置否。
“我就不用你亲自动手了,我自己来就行。”Jacob自altair的背后帮他整理着领子,然后笑着伸长脖子亲了亲altair的耳朵。
altair挑挑眉,没有回他,只是任由Jacob转到自己的身前继续一边卡油一边给自己系扣子。 直到Jacob的手划向自己裆下后,altair才不动声色的阻止了他,结果出人意料的是Jacob竟真得乖乖的住了手。
“哼,如果我每次受伤你都能这么听话就好了。”
“如果你还想被我狠操的话,我当然不介意。”Jacob耸了耸肩,altair轻哼一声。
“有错的是你吧?”一旁的evie伸手搭住了Jacob的一边肩膀提醒似的捏了捏。
“我也想你,姐姐。”Jacob侧头微微一笑低头给了evie一个吻。evie微微仰头迎合了他几秒后才推开了他。
“真的得下去了,各位,我们还有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得出通告了还记得吗?”evie笑着说道。

(ASC)INTERGROWTH 〈现代AU全员向〉〈开新梗,求意见〉

【警告,全程高能】

想写些刺客们的一些色〈和〉情〈谐〉向的小日常,会夹着一些奇怪的设定,比如他们暗地里是黑帮老大,明地里又是个明星团队,
【所以说肯定会狗血啊,可能还会玛丽苏(눈_눈)ooc是一定的啦!】
额……还有,他们的关系很乱,好吧,就是想写个杂西皮的,你咬我啊(ಡωಡ) ,
【所以有cp洁癖的小伙伴一定要火速按❌哦,乖,不然会辣眼睛的。】
cp杂到什么地步呢,可能就是……
cp:altair all/all altair
ezio all/all ezio
conner all/all conner
shay all/all shay
……等等,以此类推。
没错,就是谁和谁都会搞起来的那种,
【男男向,女女向,男女向都会有】
但其他人绝不会吃醋的感觉,就像十二个灵魂伴侣在一起搞〈和〉群〈谐〉p那样,但大概不会有肉,可能只是些肉渣而已,所以应该不会太……怎么说呐……让人难以接受?_(:3」∠❀)_当然,每次都是一对一的,不会是像性〈和〉爱〈谐〉party那样的,好吧,在解释的清楚一些就是,
【这种东西真的要解释的这么细吗( ̄ε(# ̄)还是细一些吧,不然怕被打啊】
比如,今夜写的是AE,那么就真的只有他俩在嘿嘿嘿而已,但很可能第二天就会变成AS【altair和shay】这样的,但ezio绝不会吃醋,因为ezio和shay也是彼此相爱的……
【这种大家都很花心,又都很忠诚的……( ´∵`)好雷啊】
反正就是所有人都同居在一起,但是每一篇都会只是重点写一对,反正就是这样的感觉而且圈子里的绝不会出现其他怪人的那种了。所以说有人会看嘛?事先弱弱的问一下好了,免得到时被暗杀 ( ̄ε(# ̄)☆╰╮o( ̄▽ ̄///)

已确定出场人物:
altair
ezio
shay
Edward
conner
arno
Jacob
evie
roth
邵云
haytham
aveline
elise
callum(卡勒姆/卡尔)
aquilar(阿奎拉)

宝宝已经不知道自己都在说什么了,总之如果有点赞的话,宝宝就动笔,如果没有的话……也不要喷我啊,宝宝很脆弱的,_(:3」∠❀)_这只是一时脑抽想的梗而已。

AC:THE SUN(现代AU全员向)②

预警:
严重OOC,可能狗血, 小学生幼稚文笔。
CP:弗莱姐弟 AE shayward Connrno (前后表攻受?(ಡωಡ) )
清水傻白甜日常向?(作者已死)
设定;背景现代,各位依旧是刺客,而且都已是刺客大师,shay没有背叛兄弟会,只是去了圣殿那里当了间谍,会有呆死萌,狗哥,邵云,小病毒,阿德,弥尔和尼古拉等打酱油
(如有雷到火速点❌,重复一遍;作者已死_(:3」∠❀)_本文会严重ooc,作者是废人一个了,好吧,这你都能接受下面正文👇)

正文:
shay和Edward的酒到底是没喝上几口,shay支着脑袋,有些无奈的看着在Edward的死亡凝视下支支吾吾快要吓得背过气的小刺客,叹了口气。
“有什么事吗?”shay伸手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Edward的脑袋,示意他把那快要把眼珠子瞪出来的眼神收回去。
“额……altair大导师要求,额,不,是请求两位去趟餐厅厨房……”小刺客磕磕绊绊的说着,然后在最后一个字吐出之时,还没等着shay来得及问去做什么,就在Edward彻底冷下的目光下,蹭的一下跑了。速度堪比得了邵云的凌波微步一般,令shay小小的咋了咋舌。
“你吓他做什么?”shay回头看见Edward还没来得及收回的‘去死去死’视线,忍不住觉得好笑,轻咳了一声将笑意稍微控制了一下后,才开口问到。
“啧,没什么,只是没想到这臭小子竟然有胆子来打扰我的好事,我只是用眼神稍微提醒一下他,未来半年做好准备而已。哼哼。”Edward一边说着一边磨着牙,shay看着一脸狞笑的Edward,心里竟开始默默的同情起刚刚那个小刺客起来。
“算了,ed,这次喝不成,那就下次吧。”shay安抚性的拍了拍Edward肩膀,Edward歪头看了看shay,然后握住了shay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笑了起来“那下次可就得你请了,要知道,我可不可能会把这些好酒再留到你下次回来了。shay~”
shay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说真的,Edward kenway,少喝点酒会要你的命吗?” “没有你的消息才会要我的命。”Edward装似无意的抱怨到。
shay微微一怔,Edward的抱怨就像一声轻叹一般,在耳边一闪而过,却轻而易举的死死揪紧了shay的心脏。他抬头看向了他,看到的却是Edward的一抹淡然的微笑,仿佛那声隐含着苦涩的叹息并不是出自他的口一样。
“ed……”shay咽了咽口水。
“你是想安慰我吗?shay?”Edward挑了挑眉,那个暖意的微笑带了点坏坏的意味。他在调戏着他,好来掩饰刚刚的口快。
“……不,我是想说,你ooc了,发现没?”shay压下了胸口的苦味,一副连个白眼都懒得给你的样子背对了Edward,率先走出了房间。他走了他给的台阶,打个哈哈,然后就岔过这个话题吧,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默契不是嘛……
“哈哈哈,就知道,跟你这小子玩不成煽情的,我看下次我们还是老样子,用纯爷们的方式交流感情吧!”Edward大笑了几声,大步追上了shay,一把将他搂在了腋下,毫不客气的大力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被拍的肺快出来的shay回了他一胳膊肘,“啥是你的纯爷们交流方式?打架和喝酒?”
“恩……差不多,不过,具体的应该是先打架,在喝酒,然后在……”Edward用另只手揉了揉刚刚自己遭受了重击的肋骨,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却依旧牢牢地搂着shay坚实的肩膀。
“……不,你要是敢说出来,今晚,你就自己睡。”对Edward了解到Edward一撅屁股都能看到他大板牙的shay看着Edward那老不正经的笑,就知道Edward想的绝不是啥纯洁之事,shay看着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之内的餐厅大门和站在门前的邵云后果断打断了Edward。看在上帝的份上,有点节操好吗?Edward。
Edward这次很听话的住了嘴,废话,他当然也看见邵云了,于是他歪了歪头,做出了一副‘我听媳妇的’的样子。
秒懂Edward表情的shay眉角跳了跳,老子才是攻好嘛!你那个表情是几个意思?
“老天!你们总算是来了。”察觉到了shay和Edward的邵云一个凌波微步闪到了shay与Edward的中间,直接打断了他们的眉目传情。
“发生什么了?邵云,altair叫我们来,那他人呢?”shay将目光移到了邵云的脸上,只见邵云一脸的严肃,这使得shay也不住的严肃了起来。
“不是altair叫你们来的,shay,Edward,是我叫你们来的,”邵云看着Edward挑的老高的眉毛忍不住叹出了口气,才接着说到“请求你们把altair,arno和Jacob从厨房里请出来。这件事只有你们能做的到了。”
“……”shay保持沉默了两秒钟,然后捂住眼睛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完,兄弟会这是药丸啊……他现在交辞退申请回家种地还来得及吗?
“是谁把那三个厨房杀手放进去的?!是嫌这个厨房被炸的次数不够多,还是自己活的太长久了?老天,告诉我是哪个小兔崽子,我绝对不揍死他!”Edward捏了捏手指一脸狰狞到。
“desmond。”邵云一脸的平静,在看到Edward瞬间怂后,表情静静的变为了‘早已料到’了后,然后依然是一脸的平静。 废话,altair和ezio指名认定的继承人,谁敢惹啊,不,才不是因为desmond是altair与ezio的孩子呐……不,真不是,天呐,撞脸还是他的错了,desmond很委屈的。
“为什么desmond会再放他们进去,我以为他在去年已经吃到教训了。”shay 冲门歪了歪头,Edward叹了口气认命般的先开门走了进去。
“因为,altair是他爸?”邵云扯了扯嘴角,看着Edward英勇赴死的背影决定讲个冷笑话来烘托一下气氛。
“哈哈,真好笑。”shay干笑了几声,在听见门后传出了意料之中的武器碰撞声后,冲邵云摆了摆手示意她站在原地。然后才不紧不慢的推开了餐厅的门又打开了厨房的门。
门后的景象很是壮观,虽然与去年无异,和前年,前前年也无异,一如既往的混乱与恐怖,但依然壮观。 正在与Edward拼袖剑的altair见来者是shay后便收回了武器,冷哼一声“俩个都来了,正好,是打算先试吃啊,还是先拆台啊?就像去年,前年,前前年一样。” “还记得去年,前年,前前年的事呐!”shay同样冷笑了一下“那我就搞不懂了,是什么支持着你们,让你们在去年差点直接毒死全刺客,让圣骑们差点不战而胜后还敢再踏进这里来的?”
“嘿!人是会改变的好吧,shay,我知道去年让你拉了一个月的肚子,导致你差点暴露身份的事让你一直耿耿于怀,但你也不能这么刻薄吧!”一旁烤面包的arno不满的瘪了瘪嘴,然后拿起了一根刚刚烤好的法棍,咬了一口,嘎嘣脆的声音让shay只觉得牙龈一疼,牙齿一软,眼前一黑,急忙扶额,这下他永远忘不掉去年他都经历了什么了……
“唔~~还不错!”arno一脸享受的咂了咂嘴……你确定?Edward颤抖着手看着自己手里刚刚被自己狠狠砸向桌子,桌子都差点碎了的结果自己却依旧坚挺如初的法棍,只想一个手抖直接用这个法棍抽死这个法国佬。 “喂!一脸嫌弃的表情别做的那么明显好不好,我做的又不是给你吃的,你要我都不舍得给呐。”arno一把夺回了Edward手里的倍受嫌弃的法棍,不满的翻了翻白眼。
哦,还好还好,不给我最好了,真是谢天谢地,谢谢你了啊。Edward松了一口气。
“这不是,你们用来准备今晚晚宴的?”shay听见arno的话后看向了正在用袖剑剁肉的altair,小心询问到。然后,他就后悔了……
哦,老天!轻着点啊,altair,菜板都要被你剁碎了,你确定你这伴着菜板木屑的肉丸不会吃出人命? shay沉默的瞬间扭回了头,决定眼不见心为净,反正估计这个也不是给自己吃的。
“是啊,那只是大导师专门给ezio做的而已,你以为我们那么喜欢你们啊。而我的爱心汤也只是给我最爱的evie煲的而已。”忙着煲汤的Jacob终于抽空回了一句。
那个,Jacob,你知道煲鸡汤前,应该先把鸡给刨开,把内脏剔干净,把里面洗干净在放在锅里熬吗?好吧,看在你这次最起码还知道拔毛的份上,我就不打扰你了,也就同情同情evie,意思一个吧。
看了半天快有心理阴影的shay冲已经一脸呆滞的Edward使了个眼神,大概意思就是‘我要撤了,你走不走?’
Edward急忙点头,拽着shay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就逃了出来。
在外面还等着厨房爆炸已经准备好呼叫装修队的邵云,灭火这事他们自己就能解决,真是的,又不是头一次了,看着shay和Edward毫发无损的出来,又看了看他们背后同样很是完好的,最起码是看起来完好的厨房,一脸惊讶。
“你们……”
“放心吧,邵云,最起码我们是安全的。”shay拍了拍邵云的肩膀,表情复杂。
“额……”
“altair他们只是在为自己的心上人做爱心餐而已……不用担心了,邵云,提前在医务室订好三个床位就够了,对了,都要男间就好,因为估计Jacob如果真把那汤给了evie,进医院的八成,不,一定会是Jacob他自己。”Edward摇了摇头一脸的悲痛,错,是幸灾乐祸才对。
“Edward……你考虑过conner吗?”邵云沉默了一会,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沈默,沈默的背后即是爆发。
“arno!你个臭小子给我把法棍交出来!!!”
shay看着架着双刀直接又冲进厨房的Edward,不住的扶住了额头。
唉~这兄弟会绝对药丸啊~所以说,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

手残还是个新手,把处女作献给了Jacob,好吧……我承认很崩,不过,就当留个纪念好了,毕竟是第一次画人(和)体(谐)嘛_(:3」∠❀)_